快捷搜索:  

小城小吃皆历史教训味

如今在大城市,店租和人(ren)工成本越来越高,那种夫妻店很难生存,越来越多的(de)是(shi)连锁店,外出就餐或者点外卖由骑手送餐,往往都是(shi)千篇一律的(de)预制菜。只有家乡小城,才有浓郁的(de)烟火味,吃到不同小店不同风味的(de)小吃。哪怕都叫猪脏粉,都叫糯米饭,放的(de)配料都一样,不同的(de)小店做出的(de)风味也是(shi)不同的(de)。
夏天我(wo)一般会回家乡小城瑞安,图的(de)是(shi)游泳馆开两个月的(de)早场,价廉物美。今年夏天江浙一带很热,我(wo)跟孩子说,在瑞安游泳虽便宜,但是(shi)来回机票钱够在北京游泳了。孩子说你(ni)可以回去吃好(hao)的(de)。一语惊醒梦中人(ren),于是(shi)我(wo)开启了饕餮之路。
王开岭在其书《每个故乡都在消逝》中说道:人(ren)间的(de)味道有两种:一是(shi)草木味,一是(shi)荤腥味。而瑞安小城是(shi)靠海的(de)鱼米之乡,自然囊括了草木味和荤腥味。
提到草木味,最令人(ren)难忘的(de)是(shi)青草腐和九层糕。台湾风味和广东的(de)烧仙草都缺乏瑞安青草腐里特有的(de)青草香味,加上薄荷和马屿红糖,自然是(shi)解暑佳品。
靠海吃海,休渔期结束万舸齐发带回来的(de)海鲜,不需要高超的(de)技能,自己在家简单烹调即可。怕的(de)是(shi)手作,温州著名的(de)鱼丸鱼饼敲鱼等等,既麻烦又考验技术的(de),自然让家务劳动社会化。前些年我(wo)刚回来,问老邻居,过去那家阿生鱼丸还在吗?我(wo)儿时的(de)记忆中温州人(ren)来瑞安也喜欢买他(ta)家鱼丸带回去的(de)。邻居说,还在呢,你(ni)到南门海鲜市场去看,店主长得跟他(ta)爸一模一样。南门店铺写着“阿生鱼丸”,自己的(de)门面房,现做现卖。去年南门海鲜市场统一到“棚下市场”,他(ta)家后人(ren)没有继承这门手艺,老人(ren)不想在新市场租摊位,于是(shi)经营几辈人(ren)的(de)阿生鱼丸关门大吉。虽然市场上很多做鱼丸鱼饼的(de)后起之秀,但是(shi)没有一家鱼饼让我(wo)满意,因为加的(de)肥肉太多,不如阿生家的(de)鱼饼纯粹。我(wo)家楼下的(de)光荣烧饼还是(shi)儿时的(de)味道,小门脸,夫妻老婆店。每天早晨六点我(wo)去游泳馆路过烧饼店,老板已经点燃了炉子,在揉第一批面。他(ta)家的(de)烧饼随做随卖,从不见堆着。刚出炉的(de)烧饼外焦里嫩,咬一口,里面腌过的(de)肥肉合着葱香在口腔里四溢,齿颊留香。我(wo)跟老板聊天,当年是(shi)三分钱一个,老板接了一句:还要半两粮票。这个半两粮票,可真是(shi)勾起了满满的(de)回忆!满载着许多老瑞安人(ren)回忆的(de)还有八角饮楼,很多人(ren)是(shi)吃着八角饮楼的(de)猪脏粉和鲜肉汤圆长大的(de)。原址在老瑞安最繁华的(de)八角桥,因为老城改造迁到了虹桥北路,店里忙碌的(de)仍然都是(shi)大婶们(men),瑞安很多大型高档饭店也去八角饮楼买酱油鸡做冷盘。仓前街的(de)糯米贴,每天上午半天就售罄。天气这么热,学前老陈家的(de)梅菜饼和马蹄松客流还是(shi)络绎不绝。
李大同家的(de)糕点花样慢慢恢复到原来那样多了。记得过去出远门,亲戚朋友都会买些李大同家的(de)糕点当路菜。尤其是(shi)双炊糕,考上大学离家时亲朋好(hao)友送了不少,寓意好(hao)。
高长发在新修的(de)大沙堤开了间古色古香的(de)门帘,各种糕点现做现卖。要是(shi)数量多就预定。新店开业时我(wo)就预定过多次给朋友们(men)分享。看到蒸蛋糕很亲切,同学在家给我(wo)做过。高长发品牌原属我(wo)同学的(de)父亲,他(ta)在上海做糕点起的(de)名字。他(ta)后来回到瑞安,在家做蛋糕卖。我(wo)还记得去同学家看她(ta)父亲做蛋糕,三分之一面粉三分之一白糖三分之一鸡蛋,一点也不掺水。同学家没人(ren)继承手艺,于是(shi)这个非遗商标由堂兄弟姐妹继承。如今这姐弟俩做得风生水起。同学说,只要他(ta)们(men)经营得好(hao),也算对(dui)得起这块老牌子。
有趣的(de)是(shi)尽管现在很多新店新口味崛起,这些老店仍然很受年轻人(ren)的(de)青睐,大众点评上经常看到年轻人(ren)的(de)好(hao)评,或者一些像我(wo)一样的(de)游子带着回忆故地重吃。
作者:林娜
编辑:蔡忆
瑞安,小吃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54人留言! 共有:254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