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规定结婚随礼不超50元,移风易俗还需改变社会基础

9月29日,据澎湃新闻(xinwen)报道:河南省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杏花营农场班村提倡“结婚零彩礼”,要求红白事除亲属外,本村乡亲随礼不得超过50元。包含上述要求在内,该村制定了红白事统一操办标准,其他(ta)规定还包括每桌宴席价格控制在200元以内,菜品八荤八素、酒水不超过40元/瓶、香烟不超过100元/条、迎亲车辆总数不得超过6辆等。

图片来源:视(shi)觉中国

尽管这则新闻(xinwen)的(de)发生地只是(shi)一个有87户、312名村民的(de)小村庄,但由于相关话题向来备受争议,这一系列仅在小范围内适用的(de)村规民约,很快就得到了远超其实际影响范围的(de)讨论与关注。一方面,这些村规指向的(de)都是(shi)舆论场上“积怨已久”的(de)婚丧习俗,让不少人(ren)忍不住要为其叫好(hao);另一方面,也不乏有人(ren)指出,此类村规多少带有一定强制性,限制了普通村民婚丧嫁娶的(de)合法自由。

客观而论,这两种观点都有自己的(de)逻辑与道理,前者更偏重移风易俗这一目标本身的(de)合理性,后者则更偏重实现目标所用手段的(de)合理性。近年来,从婚姻双方之间的(de)“天价彩礼”问题,到大操大办红白喜事带来的(de)“社交费用”压力,与民间风俗相关的(de)话题频(pin)频(pin)引发关注,既激起了公众对(dui)某些陈规陋俗的(de)不满,也形成了积极推进婚俗改革,为普通人(ren)减轻负担的(de)社会诉求。正是(shi)在这一背景下,才有一些地方像开封班村一样,制定本地化的(de)村规民约,对(dui)彩礼和仪式规格提出具体要求。

从以往的(de)案例来看,大多数推出此类村规民约的(de)地方,都是(shi)有的(de)放矢。往往是(shi)因为本地过去陋俗成风,给村民造成了一定负担,村委会才试图加以针对(dui)性的(de)限制。基于此,我(wo)们(men)就能理解为何有人(ren)为这样的(de)做法叫好(hao)。但理解归理解,倘若要评估这种做法的(de)效果,我(wo)们(men)却很难给出太过乐观的(de)结论。

所谓风俗,不论是(shi)正面的(de)还是(shi)负面的(de),都是(shi)地区社会文化中长期形成的(de)风尚与习惯,根植于特定的(de)社会基础,而非浮于表面的(de)脆弱存在。因此,即便抛开村委会是(shi)否有权限制村民行为的(de)争议不谈,仅凭一纸规定,也很难改变那些长期存在的(de)旧有风俗。在接受过更多教育、接触较多新思想的(de)年轻人(ren)看来,诸如“天价彩礼”“大额随礼”等风俗,或许是(shi)毫无道理的(de)陈规陋俗,但这样的(de)风俗能够蔚然成风,却说明其背后必然有某种“现实理性”。

举例而言,在尚未充分现代化的(de)乡土社会,彩礼往往有为家庭规避风险的(de)意味,村民之间互相随礼,则是(shi)在建(jian)立更强的(de)社会联系,让各家能互相帮衬。事实上,这种“乡土社会”不仅存在于字面意义上的(de)乡村,也存在于某些已经移居城市,但内心观念仍未充分转变的(de)人(ren)心中。强调这种“现实理性”,并非是(shi)要为这些陈规陋俗辩护,而是(shi)说要改易风俗,还需从造就这些风俗的(de)社会基础入手。不论是(shi)“倡议”还是(shi)“禁令”,本质上都是(shi)扬汤止沸;只有在现实与观念两个层面切实改变社会基础,才能以釜底抽薪的(de)方式解决问题。

图片来源:视(shi)觉中国

回归具体问题,当下最令人(ren)头疼的(de)“天价彩礼”现象,不仅是(shi)源于乡土社会的(de)旧俗,也与一些地方“重男轻女”的(de)落后观念和婚恋市场的(de)性别失衡有关。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,就算以强力手段禁止了明面上的(de)“天价彩礼”,这笔钱也会转化为其他(ta)成本,落回面临“结婚难”问题的(de)家庭头上。

此外,村人(ren)结婚大额随礼的(de)问题,也与农村新富,部分村民受到虚荣心与“炫富”冲动影响的(de)原因。通过村规民约规定随礼上限,在一定程度上能让不想攀比的(de)村民少为“面子”上的(de)考虑所累。但要彻底解决问题,还需让村民在心态上认识到:当代社会已经不再需要村民之间建(jian)立那么多的(de)“人(ren)情台账”,随礼只是(shi)一种礼节性的(de)表态。归根结底,社会基础变了,风俗自然就会变,这也是(shi)解决所有同类问题的(de)基本思维。

撰文/杨鑫宇

中国青年网;随礼;彩礼;村民;风俗;陋俗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52人留言! 共有:85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